曦米·月

这儿月,可以叫我月月,月酱之类的。
也可以按你的喜好随意叫♪
多指教啦~ ★

『绪凛』论恋爱初期,中期和后期

就短小的段子_(:зゝ∠)_

恋爱初期(凛月家里):

凛月(扑到真绪怀里,用脑袋蹭着真绪的脖颈):麻~团快理我啦~
真绪(揉了揉凛月不安分乱蹭的脑袋):好了,凛酱乖点啦,等我把这些学生会的文件处理掉就陪你哦
凛月(一下抓住真绪的手,放到自己脸上蹭蹭):才不要呢~麻~团有精力处理文件,不如好好喂饱自己可爱的恋人才是正事嘛~(含住真绪的手指色情的舔弄着)
真绪(脸红):凛,凛酱??!
(最后被撩到没忍住。总之干了个爽)

恋爱中期(真绪家):
凛月(从真绪背后抱住那人):麻~团我饿了~
真绪(停下手中的笔,转过身把凛月拉进怀里):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凛月(抬起头眯起眼睛对着真绪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想吃真君的牛奶哦~黏黏的~稠稠的~
真绪(楞了楞。反应过来后,无奈的揉揉那人的头):真是的,前天才做了哦,今晚又做,凛酱会吃不消的吧
凛月(开心的环住真绪的脖子):不会不会~麻~团答应我嘛~麻~团~
真绪(轻轻吻了吻凛月的额头):好了好了,就一次哦,不许贪心,不然一次都没有
凛月(兴奋):好~♪
【最后没收住,总之干了个爽】
第二天:
凛月(调笑):麻~团不是说一次吗?可是明明不下3次嘛~
真绪(脸红):………

恋爱后期(学生会会长真绪的办公室):

真绪(慢慢放下手中的笔,站起去把办公室的门锁好,然后抱住软椅上快要睡着的凛月):凛~酱~
凛月(迷迷糊糊):唔?
真绪(将凛月抱的更紧一点,用委屈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语):我饿了…
凛月(瞬间清醒过来,试图挣开真绪的怀抱):诶诶?!麻,麻团,这里不行的!好羞耻的。而,而且,而且……很容易被发现的!!
真绪(微微眯起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眸子,抱紧凛月,轻轻舔了舔他的耳垂):这凛酱就不用担心了哦,今天的工作我给大家减量了,大部分都是我做,所以其他大家差不多都回去了哦~所以啊,现在…来做吧~(狠狠吻上凛月的唇)
凛月(因为敏感的耳部被轻轻舔舐而导致身体微微颤抖):麻团,等!……唔
【虽然只在学生会来了两次,但是回去并没有放过凛月的真绪。总之凛月接下来请了3天假】
第二天:
真绪(心情超好):凛酱很美味呢~
凛月(有气无力):过分,麻团大色狼,变态…
真绪(微微眯起眼对凛月笑了笑):凛酱好像还想来呢~
凛月(惊慌):没有没有的

明明是放寒假,绪凛粮却意外的比上学少。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_(¦3」∠)_

『绪凛』关于我们的十个约定【HE后续】

前文链接:http://ximao702.lofter.com/post/1e8e7d7b_102daece【短的可以不看】
    我想放到刀子,然后。。。。还是放了糖,不可能虐他们【趴】  依然凛月不性转~!有一丢丢真泉。拖了半年,我终于在明年之前把后续写了,大家凑合看吧_(:зゝ∠)_
       biu~!biu~!闪光弹!【✘

           距离凛月出车祸已经很久很久了,真绪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凛月浑身是血的在他的怀里,好看的像红宝石一样的双眼紧闭着,无论他怎样呼喊都没有睁开。
       不会忘记他在急救室外又有多着急,看着凛月被推出急救室送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的那一丝轻松和随机而来的紧张感;不会忘记自己不吃不喝就静静的隔着玻璃看着凛月那睡着的脸,那副睡的与世无竞的可爱的样子。更加不会忘记凛月醒来时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自己和他终于醒来时的兴奋……
         那场车祸让真绪知道了凛月在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位置,让他不再逃避自己的心意。

        

         真绪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上的发夹早已放下,发型也好好打理了一下,穿着一身整整齐齐的黑色西服。梳妆台上放着他和凛月高中时代一起的合影。
        “阿绪!嘿嘿,想什么呢,一直发呆,是不是想自己的新娘子了呀~”昴流跑进来勾搭着真绪的肩膀带着调笑的意味说着
        真绪也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起来
        “真绪,我刚才听泉说了哟~新娘子的婚纱可是你自己设计的,诶嘿嘿。等我和泉结婚的时候我也要给他设计婚纱”紧随着昴流,真也跑了进来
        “你们不要再说了,衣更也该出去了,不能让新娘等久了啊”北斗结束了呆瓜二人组的对话

         凛月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裙,脸上微微含笑,真绪不由得都有些看呆了【请自行想象特别特别好看的雪白婚纱 jpg.】
        “朔间凛月,无论是生,老,病,死,贫穷,富裕,残疾,安乐…………你都愿意和衣更真绪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衣更真绪无论是生,老,病,死,贫穷,富裕,残疾,安乐………你都愿意和朔间凛月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真绪说完看向另一边的凛月,对上了他的眼睛。真绪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一向不害羞的凛月竟然难得一见的脸红了,微微别过头,却不知自己脸红的样子早已被某人收入眼里。
       
        下面的曾经梦之咲的大家开始起哄:
        “抱一个!亲一个!抱一个!亲一个”
      真绪自然照做【真绪内心:豆腐不吃白不吃,而且理由很正当!】

       【晚上完事后】
       “唔。。。真。。君”凛月迷迷糊糊的叫到
       “嗯?怎么了?”真绪将自己可爱的的爱人抱在怀里
       “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哦。。”凛月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真绪感觉自己心口又被那个不穿衣服的丘比特狠狠射了一箭
        “嗯,我也是,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回到这里”真绪在爱人的额上落下一吻

              END

     最后的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那两句话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的,觉得很适合他们就写了,而且这个是我也在我的娃娃上看到的“I LOVE YOU TO THE MOON”我打算去套路我家凛:

     我:凛凛凛~!
     凛:小国王怎么了?
     我 :“I LOVE YOU TO THE MOON”是什么意思?
     凛: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
     我:我也是~!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回到这里~!
     凛:……笨蛋。

『绪凛』衣更星绪【我的老爸是个妻控】

      渣手机打字,并且文笔渣,各位凑合看吧【死亡】ABO世界,超短,凛月不性转!不性转!【敲黑板】三熊孩子母控设定,我,我我起名废啊QAQ
     我叫衣更星绪,我有一个严重妻控的老爸,还有一位天使般可爱的母上大人,还有两个哥哥,我和我的哥哥们均为6岁,对的,没看错,均为六岁,异卵三胞胎,三个都不是同卵。。。。
      我们可爱的母上大人只有28岁,烦死人的老爸也是28岁,我们也不知道我老爸是怎么做到一年三胎的,而且个个都是异卵,当然,他说我们是超市买东西满100送的。。【冷漠 jpg.】
      关于我们的名字。我大哥叫衣更绪夜,二哥叫衣更晨绪,我叫星绪。。。嗯?为什么我们的名字里没有关于我们可爱的母上大人的名字的字眼?并且没有姓朔间的?那当然是因为。。。

                [因为能姓朔间的只有小凛,嗯?零前辈?他姓日日树了,]

                [能被叫做小凛的只有凛月!所以坚决不能有凛字!月?等他们分化成o再说]

        呵呵,知道为什么我们叫这名字了吗?【星绪的微笑里透露着mmp  jpg.】
       而且母上大人经常被虐待!我好几次和哥哥们晚上在他们房间外听的清清楚楚,里面一直传来啪啪的声音!还有母上大人的哭着求饶的声音!第二天母上大人经常会被虐待的下不了床!好几次我们还看见了母上大人脖子上的红痕!
        而且那个臭老爸还老是不要母上陪我们!母上一抱我们就把我们从母上柔软的怀抱里拖出来丢到沙发上去!经常理由都是

          [你们吃奶的时候吃的豆腐还不多吗?!既然断奶了,那就别用黏着你们母上!]

         谁说我吃豆腐了!我最讨厌吃豆腐了!我只喜欢吃母上做的豆腐!虽然经常是臭老爸做饭。。。
       我们来谈谈我的母上大人,我母上大人她特别可爱!人又温柔,长的也好看,声音也是特别适合撒娇的软软的声音~【星绪陶醉托脸  jpg.】还有母上大人长得也特别小巧可爱,每次去开家长会别人都会说我母上大人好年轻,身材好好,长得好可爱!还有,我母上大人他……【此处省略30000字】
        然后来算算我家的地位,母上大人当然最高了~【陶醉托脸  jpg.】然后是臭老爸【冷漠】然后就是最底层的我们。。。。。
         



          然后。。当然就没了啊!我说过是一篇短打的【趴】文笔渣的。。。。大家凑合凑合看啊,请在评论区写下我的不足,我会改进的,感谢~*٩(๑´∀`๑)ง*